新闻 NEWS  
     

知识创新 老所新生

2003.4.11


   

  科学网编者按
  今年是国家知识创新工程试点实施五周年。五年来,中国科技的创新能力大幅度提高,中国科学家的国际地位极大提升。可以说,试点工作的五年,也是中国科技界重新认识自己的责任、重新定位自己的角色的五年,其中有阵痛但更多惊喜,有疑惑但更多希望,是实践统一了对建设国家创新体系的认识,是实践坚定了对创新工程试点必胜的信心。中国科学院计算所是国家知识创新工程试点的一个成功案例,它几年来的实践也是国家知识创新工程试点的一个生动缩影。今天本报编发的该所所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国杰的文章,更细致地描述了国家知识创新工程试点给中国国立科研机构带来的翻天覆地的喜人变化。

  中国科学院计算所是我国第一代领导人高瞻远瞩,以“紧急措施”名义建立起来的高技术研究所,曾为“两弹一星”等国防建设做出过重要贡献。由于主客观等多方面原因,计算所在上世纪90年代末滑入低谷。进入国家知识创新工程试点序列以后,在中国科学院的正确领导与支持下,经过4年努力,计算所取得了丰硕的科研成果,凝聚了一批年轻有为的科研队伍,明确了发展战略,人气空前高涨。可以说,计算所现在已经进入建所以来的最好发展时期。

创新试点带来的新变化

  计算所四年来的最大变化是“三头”发展战略逐步深入人心。所谓“三头”,即做国家重大科研计划的“龙头”、信息产业关键技术的“源头”和某些学术方向的“领头雁”。四年来,计算所的科研与管理人员在考虑问题时,更多地关注国家战略需求与企业对核心技术的需求。他们以“曙光”、“龙芯”、“织女星”三大品牌凝炼各课题组的科研方向,以网格技术为“伞把”,把几个室的力量组织起来协同攻关,使大家的力量更集中,方向更明确。

  另一个明显变化是人员构成的年轻化与人气的上升。1998年,计算所35岁以下职工只占33%;2002年,35岁以下的职工已占74%以上,其中绝大多数是博士或硕士毕业生。2001年底,计算所招聘60名科研人员,全国有7000多名博士、硕士应聘,可谓百里挑一。近三年,计算所从国外引进的四名“百人计划”人才都独当一面,分别成为网络存储、知识网格、大规模知识处理和软件集成方向的学术带头人。他们的收入不如在国外多,但都感到取得的成果远远大于在国外的工作。有些回国人才还暂时忍受两地分居的痛苦,但仍然斗志昂扬,很有成就感。

  几年来,计算所的科研经费增长明显。1998年,计算所全年科研总经费只有3800万元,2002年已达1.6亿元(不计二部),使长期以来捉襟见肘的局面得到基本改变。现在,大家考虑最多的已不再是多申请几个课题,而是如何使每万元投入产生的科研效益更大。

创新试点硕果累累

  实施知识创新工程试点以来,计算所有两项重大成果被两院院士和社会各界评为当年十大科技进展新闻。一项是曙光3000,一项是龙芯一号通用CPU。曙光3000被用于水稻基因组测序分析,为我国率先完成水稻基因组的粗框图和精细图做出了重要贡献。最近准备验收的曙光4000L海量信息处理系统,存储容量超过100TB 即100万亿字节,全部完成后将达到600TB,即600万亿字节;峰值速度3万亿次,全部完成后达8万亿次。这是目前国内数据吞吐与处理能力最强的超级服务器,将用于处理Internet网上的海量信息。这表明计算所的高性能计算机已从一般的科学计算机群系统跃升到一个新的台阶。

  另一项重要成果是龙芯一号CPU,这一成果引起国内许多骨干企业的重视,由海尔集团、长城集团发起,6家大企业与计算所成立了龙芯产业联盟,预计今年有60家企业加盟。龙芯一号CPU和海尔爱国者三号多媒体芯片相结合,可形成适合数字电视、DVD和游戏机的SoC,技术上将处于国际领先水平,估计有上千万元市场。国外媒体Microprocessor Report和EE Times也发表文章高度评价龙芯CPU。AMD和MIPS等公司都在寻求与计算所的合作,龙芯产业化前途光明。目前,龙芯二号CPU逻辑设计已经完成,正在做物理设计。由于系统设计上有许多创新,龙芯二号CPU将比相同主频的Intel CPU性能高出一倍。最近模拟结果表明,相同主频的龙芯二号比龙芯一号快5倍。如果龙芯二号做到500M主频,性能将接近低档Pentium 4,比龙芯一号快10倍。一年之内CPU性能提高10倍,比Moore定律预测的每年60%的性能增长高出6倍。

  计算所是“863”计划NC研制的牵头单位,已经开发出基于龙芯CPU的NC和一批NC软件,并正在与企业开展合作,争取在北京市税控机和科技部缩小数字鸿沟行动中做出更大贡献。此外,在国家信息关防、机载SAR、IA-64编译、流媒体编码等方面,计算所都做出了世界领先或国内领先的成果。2002年共申请45项发明专利,而在1999年,这个数字为0。

体制改革的成绩和新课题

  目前,计算所参与科研与管理的人员约900名,其中进入创新基地的编制内人员不到200名,博士、硕士生500多名。计算所已成为计算机学科全国最大的博士培养基地,在读博士250多名,今年计划招收140名。另有项目聘任流动人员约200人。研究员要竞争上岗,而不再享受终身制。这种动态滚动的竞争上岗机制提高了研究人员的素质与积极性。现在大家都感到进计算所难,在计算所当研究员更难。这是一个好的苗头。

  衡量知识创新是否成功,不应只看当年成果,更重要的是看一个研究所是否真正在满足国家战略需求和促进产业发展方面做出了实实在在的贡献;也就是说,成功与否要由国防部门与企业来作出最终评价。作为一个研究所所长,我考虑最多的是如何在体制、机制、文化上保证国立研究所健康、稳定、可持续地发展。除了希望国家进一步加大对中国科学院每年事业经费的投入外(最好达到全所总经费的50%~60%),我们正与上海、苏州、深圳等市政府以及一些大企业商讨成立计算所分部(非盈利机构),通过地方政府与大企业的长期支持,使中国科学院的研究所进入可持续的良性循环,形成国家(地方)——中国科学院——企业的大循环,而不再热衷自产自收的小循环。现在,计算所与联想集团的关系也基本理顺,双方互相支持,共同发展。希望国家在支持“非盈利机构”方面出台更具体、更有可操作性的改革措施。四年的成功实践表明:计算所与其他中国科学院的大多数研究所作为国立科研机构是国家创新体系中不可缺少的环节,战略性、基础性、前瞻性研究在全国科研布局中必须有一定的地位。国立科研机构既“顶天”,即占领科技前沿,又“立地”,即以核心技术促进产业发展,是能够做到的。中国科学院是一支以一当十、能量巨大的队伍,一定能为我国全面实现小康社会做出不可替代的贡献。

(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所长 中国工程院院士 李国杰)

   
    返回

Copyright for NCIC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版权归国家智能计算机研究开发中心所有